时隔三十多年,今天小堡要给大家重温一部经典影片,一部体现人文关怀的较温情的中国电影,一部拍摄于镇北堡西部影城的电影牧马人》。1982年,《牧马人》公映,引起观影热潮,据统计观众达1.3亿人次,影片获得了金鸡奖、百花奖等数个奖项,广受赞誉。《牧马人》是谢晋导演反思三部曲的第二部,第一部是80年的《天云山传奇》,后一部是86年的《芙蓉镇》。

1.webp (4).jpg

       《牧马人》的故事取自伤痕文学代表人物张贤亮先生的小说《灵与肉》。讲述的是主人公许灵均的坎坷经历:童年遭遇父亲离去,母亲亡故,孤苦无依;57年又被打成“右派”,来到了西北牧场劳动。李秀芝是从四川逃荒到敕勒川牧场的农村姑娘,两人先结婚后恋爱并有了孩子,许灵均最后选择了放弃去国外生活而留在国内和妻儿乡亲生活在一起的故事。《牧马人》的主演是朱时茂、丛珊以及大配角刘琼、牛犇。

       先上一张介绍曾经被誉为中国最帅男明星的刘琼的插页,片中饰演许灵均的父亲。

        之所以说《牧马人》是一部温情的电影,是因为这部影片虽然改编自伤痕文学,但是并没有刻意营造凄凉的氛围,而是很克制的反思过去,让观众笑中含泪。

       片中许灵均是以“右派”的身份被送去敕勒川“劳教”的,他孤独、绝望,准备结束自己的生命。是质朴、善良的牧区人民温暖了他的心,他们帮助他、保护他,给他做饭,还帮他娶媳妇。在十年动乱中,郭(piǎ)子等牧民想方设法保护他免遭横祸。许灵均说,在他们之中,他找到了父亲和母亲,找到了温暖和希望。

       这是把秀芝带到许灵均身边的牛犇,在片中郭(piǎ)子的形象给大家带来欢笑。

       在困境中还有一个带给他美好、温暖和爱的是他的媳妇秀芝,这个虽然只有小学四年级文化的女子,却勤俭能干,善于持家,把一个对生活几乎丧失了希望的“右派分子”以及他的什么都没有的“家”进行了彻底改造,收拾的井井有条,创造了一个鸡鸭成群、绿树成荫、充满欢歌笑语的新家。

       旷野上阳光刺眼,秀芝戴着草帽,奋力和土、制砖,汗透衣衫,许灵均牧马回来,秀芝俏生生的一抬头,红扑扑的脸蛋质朴清纯,无比好看。

       片中秀芝说; “在我眼里,他就是许灵均。他就是当上官,我也不稀罕,再放二十年马,我也不嫌弃。”

       在前往北京看望回国寻子的父亲的前夜,许灵均问妻子:“如果父亲带我们走,怎么办?”,秀芝平淡而又坚定的回答:“不去。我们老家有一句话,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

        不过这部拍摄于30多年前的电影,在人物刻画上多多少少有那个时代的烙印,有些刻板,也多了些说教,但是感情真挚饱满,今天看也依然能够被其中的爱国情感所感染。
       我今天翻阅到一期82年的电影杂志,里面对《牧马人》中李秀芝这个人物的塑造是有不同声音的。说李秀芝这个人物的塑造是“拔高”。认为李秀芝那番极富诗意与哲理的临别赠言,过于完美,不符合主人公的身份。
       看看当时的电影评论也是挺有意思挺开放的,在那个年代,对于一部获奖众多的影片,也并非一条声的赞扬。

       谢晋的这部影片对于当时刚刚走出苦难的民众应该是种抚慰和激励。《牧马人》中,对于许灵均而言,善良纯朴的乡亲和不离不弃的妻子是那个特殊年代难得的暖意,“人,毕竟是美好的”,也正是这些美好的情感让他对国家和民族充满希望。一个因错误的路线而被冤屈了20年的人,他有充分的理由抱怨、沉沦和离开,但是最后却选择了留下。这也真实地反映了那一代人的追求和精神境界。那是一个真正的有“中国梦”的年代。

       只是时代的快变化也是当时的创作者所不能预见的吧?在这部影片公映之后没几年,就涌现了出国潮。片中饰演许灵均的朱时茂去了美国,饰演李秀芝的丛珊去了法国。
的确,如果单从电影的情节上来讲,《牧马人》确实很容易会让人误以为它只是在讲述一个阔别祖国多年的"父亲"归国寻子,而这个"儿子"却因为难以割舍他所热爱的大草原、爱入骨髓的妻儿、质朴的乡亲们,还有草原的孩子们......而放弃了去美国继承巨额财产的寻常故事。但是实际上,电影《牧马人》还具有着极其强烈的现实意义和教育意义,在它格调清新、内容真实、贴近生活不造作的叙事风格里还有着至少三层"深意"。第一点,自然是包含着李秀芝与许灵均的真挚爱情在内的"人性美"。刘含怀在《月老的报告》中提到了很多在爱情中不计一切、质朴动人的人物形象,令人印象深刻,其中就有电影《牧马人》的女主人公"李秀芝",P130"......你还说过,只要对方'有才学有见识'就可以'不计较工种、地位',那你能不能像《牧马人》中的李秀芝那样,嫁给一个右派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指望他有平反的一天呢......"、P142"前年《中国青年报》评选十个当代青年银幕形象,《牧马人》中的女主人公李秀芝名列第一。李秀芝并不怎么美丽,可她的形象的质朴美和温柔真切的心灵美的统一,在观众中产生了广泛的美感......"。李秀芝是从四川农村逃难到敕勒川牧场来的,举目无亲,无处安身,善良的郭pia子将她带到了许灵均的小破屋里。秀芝不嫌许灵均是"右派","我是个右派。""......你是个好人。",把他破旧的小屋,收拾得焕然一新,在家脱土坯、盖小房,并养起了鸡、鸭、鸽,成了牧民们眼中的"海陆空"总司令。而许灵均也由衷感激李秀芝对他的信任和理解,"在我的生活里,忽然闯进了这样一个善良的人。我好像等待了多年的这一天,终于来到了,她对我是这么信任,和我没有一点陌生的感觉。好像她也等待了我好多年。",爱她,疼惜她,珍惜着眼前这些来之不易的幸福。苏叔阳在给刘含怀《月老的报告》做序时说过这样的一番话,"爱情的维系,应当建立在互相理解的基石上。而理解,是平等观念的体现。"、"......要理解,便要有真诚。",李秀芝与许灵均之间爱情的理解与真诚也始终体现在电影的每一个角落里、他们日常的每一次相处与对话当中。

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两人分喝一碗粥,许灵均含泪说起自己的"成分"的时候:"我是犯过错误的人。""犯过错误,我们以后不犯就是了。""我这个人,注定要在这儿劳动一辈子的。""一辈子有什么不好,我陪你在这儿劳动。""那你太可怜了。""我不可怜,我命好。""为什么?""我看出来了,我遇上了好人。"

那是许灵均离家半月归来的时候:"诶,你白天脱土坯,夜里好学文化嘛。""你就会像哄小孩一样哄我。""我给你看样东西,你可别笑话我。""哟,你记日记了。""你念念。"

那是许灵均得到平反,郭pia子调笑李秀芝的时候:"我不管他教师不教师,在我眼里他还是许灵均。他就是当上官,我也不稀罕,再放二十年马,我也不嫌弃。反正,我觉得他不反党反社会主义,我从结婚的那天起就给他改正了,不是现在。""好。你改正有什么用,你改正也不能给他补五百块钱。""我把心都扒给他了......比钱贵重多了。"

......这些瞬间尽管都很寻常,却无一不体现着李秀芝的质朴美和温柔真切,以及对许灵均深沉的爱意,她说,"我找到一个家了。",她还教育儿子清清,"那是爷爷的钱。钱,只有咱们自己挣的,花着才有意义,心里才安逸。像我买盐,我知道,这是我卖鸡蛋挣来的呀,对不对,我买辣子,那是我割稻子挣来的,我给你买小人书,这是我加班打肠得到的钱呐。不是我们自己的钱,一个也不要,这叫志气。"。当然,许灵均最终也没有辜负了李秀芝对他的这番情意,苏叔阳说,"神圣、高贵的爱,应当伴随所有的人走完生命的旅途。",面对着继承父亲巨额财产的诱惑,他始终挂念着的还是远在草原的妻子李秀芝和儿子清清,他始终清醒的知道对于自己来说什么才是最最珍贵值得珍惜的东西,他在给秀芝的信中写道,"秀芝,我又在想你了。你现在在干什么呢?是和清清疯,还是也在想我......",送走了父亲之后回到了相濡以沫的妻子身边。很甜。此外,电影中的"人性美"还体现在草原上与之患难与共的父老乡亲们,以及许灵均与许景由这对父子之间。许灵均21岁时因为出身问题被下放到敕勒川牧场,从此牧场就是他的家,宽广辽阔的天与地就是他的舞台。但他在这儿并没有受到歧视和欺辱,草原上的乡亲们始终善待着他,郭pia子还把他终身的伴侣李秀芝带到了他的身边,为他的生活、婚事、平反......都感到喜悦和祝福,"快吃吧,我家还有一大锅呢。吃饱了饭,不想家。"。而他也在牧场重获新生,不但找到了人的价值,还找到了人的温暖;至于许灵均的父亲许景由,由于封建婚姻与妻子一直不和,后来丢下妻儿离家出走。在许景由走后的第4天,许灵均的母亲就病故了。从此,他孤苦伶仃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30年过去了,许景由为没尽父责,深感内疚,他决心把儿子带回美国,继承遗产。但事实上在这次重逢中,我们并没有见到许灵均的怨恨,他们之间有的只是遗憾而已,"爸爸,我们最后一面,我才十一岁。""三十年。"。所以最后,尽管许灵均选择了回到草原,但许景由也不再勉强儿子跟他走了,他只想见见孙子清清,还嘱托儿子在大陆为他买场墓地,死后他想葬在祖国。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人。


牧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