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喜欢这部,袁和平的动作设计向来没让人失望过,除去连场养眼的打斗,勾勒出香港50-60年代的江湖质感,还将一个武术家的市井生活作为一条主线,中年男人的危机。

1.jpg

成名之后面临责任感与危机感,咏春个性与家庭共性之间的对冲,生活质感与打斗场面的合璧。

这次我们着重说电影的打斗场面,不是拆招套装,而是将其融入到电影中。《叶问4》,导演叶伟信,动作指导袁和平,武打演员甄子丹、张晋,特邀泰森。

打斗——剧情发展的必然结果

不少香港动作电影(这里为什么不说是功夫片?因为不单单是功夫片,而是以动作为主的主题电影)都有一个坏毛病,就是为打而打。功夫、武侠是港片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也是东方电影特殊的片种,香港的动作片,集百家之长,创作了世界影史独特的视觉艺术,严谨严密地拟真,独创的威压技术,完善至细微处,并连贯至始终的镜头语言,是这套全球通行的肢体语言得以立起于全球影市之间,畅行于世界银幕之上的绝技秘术。

然而这个“为打而打”的现象亘古有之,很多香港动作片,大段大段的打斗固然养眼,但却忽视了故事的连贯与逻辑性,大量情节与桥段设置完全奔着打斗而去,一旦打斗开始,所有故事、电影主题甚至风格化抛之脑后,仿佛这个世界就剩这帮打架的,时间都停止了。这样的设定固然能够造就大量养眼的动作与武打场面,但最终结果呢,令香港动作电影、功夫片险些噎死在自身最大的美德——毫无节制上。

幸好,香港的电影人并非一味的追求无节制,再以徐克、袁和平、洪金宝等动作指导的倡导下,香港动作电影正在朝着一条正轨方式发展。

即,动作与功夫并非喧宾夺主的主题,而是为剧情服务,使二者达到相辅相成,互为促进的结果,打斗戏不仅是塑造视觉冲击力的主要手段。也是剧情发展的必然结果,也是推动、完成剧情的关键契机。这一点在《黄飞鸿》、《精武英雄》、《杀破狼》、《叶问》等片中体现的尤为明显,当然还有这部《叶问3》。

下面,我们就来研读一下,《叶问3》几张精彩打斗对剧情以及人物的作用。


叶问4